南方彩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南方彩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1 18:34:4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孙成昊:我认为这件事对特朗普肯定是非常不利的。因为本身疫情所造成的这种经济损失,已经对特朗普造成非常大的打击了。这种社会不稳,民众也是看在眼里的,无论是非洲裔美国人还是其他族裔的美国人,他们肯定希望大选年至少是一个稳定的一年。本来一些人对他抱有一些期待,因为已经有些城市开始复产了。结果各地现在出现了各种抗议,包括一些城市进入宵禁,族裔冲突又把生活状态往回拉了,有些人可能也不敢出门了。那么这对急于复产的人来说是一个打击,他们肯定会怀疑是不是联邦政府的政策出了问题,对特朗普的执政能力产生怀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否会像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黑人民权运动一样带来进步性的后果?我觉得好像这次我没有看到,因为背景是不一样的。当时是美国进步主义运动勃兴的时期,包括平权、妇女权利、黑人权利等,这是当时社会的一种主旋律。但是现在我们看到的情景是什么呢?是美国社会总体上还是一种右翼回潮,而这场抗议则是对这种回潮的一种反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次转发也让许多乱港分子记恨上了何晶,在推特等社交平台,时常能看到这些人转发攻击何晶的内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倪峰:显然对特朗普是不利的。他前面已经应对疫情不力了,我觉得这个事情的爆发对他的连任可能构成一个相当大的冲击。这种事情是在他执政的时候发生的,显然对他是一个减分。最近的民调也可以看到,拜登的支持率已经超过他10个百分点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孙成昊:弗洛伊德事件对美国的族裔问题是一个非常负面的冲击,很多人可能以为美国的族裔问题在得到缓解或者解决,但实际上现在会发现族裔问题是美国长期存在的一个结构性问题。这种结构性问题已经和其他的一些社会问题交织在一起了,比如说枪支暴力的问题,疫情之下贫富差距的问题。也就是说,族裔问题可能是美国一个根深蒂固的难以解决的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:这场抗议浪潮无疑又给今年的美国大选增添了新的不确定性因素,您怎么评估这一事件对大选的影响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孙成昊:首先,这个问题是因黑人而起,反映了美国长期以来的族裔矛盾问题。我们知道,2017年夏洛茨维尔也反映出了族裔冲突。所以这次很多隐藏的问题被这个事件给挑起来了。第二个原因,在当前疫情之下族裔矛盾的问题其实是尤为突出的。因为我们看到非洲裔美国人实际上在面对疫情时是更加脆弱的,他们患病率和病死率都是比较高的。这其实从一个侧面折射出非洲裔美国人,甚至包括拉美裔,他们在美国社会里的地位还是不够高。尤其他们的生活状况、经济条件是比较差的。在疫情背景下,他们生活上的艰苦、贫富差距体现得更加明显,他们其实蒙受了更大的损失。所以,疫情加族裔冲突,这起事件一下子就把他们这种情绪给点燃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美国非裔男子乔治·弗洛伊德于5月25日被白人警察乔文“膝盖锁喉”致死后,在短短一周不到的时间内,抗议警察暴力执法的示威活动便从事发地——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蔓延至全美数十个州,且参与人数愈来愈多,不少地区的和平抗议活动还升级成了暴力骚乱,劫掠、纵火等行为屡见不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美国社会中的黑人、同情黑人并支持平权运动的白人以及其他族裔,对特朗普非常讨厌。也就是说。他会丢失掉有色人群中相当数量的选票,这一点很明显了。而拜登在表态中很明显是站在街头抗议这一边的。所以现在可以看出来,特朗普和拜登实际上在这次事件中的立场选择也是一种选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朗普的这种表现,一方面跟他的个人素质有关,他不是一个典型的政治人物。另一方面,美国目前政治高度分裂,特朗普要在选举中取胜,他不是通过呼吁弥合分歧来取胜,而是通过制造更深层次的分裂,使得那些支持他的人更支持他,反对他的人他不关心。